黄瓜炒青瓜

主all出 雷爆右轰右 圈子是小英雄 灵能 齐灾等

[微爆上]完全ooc法则 01.

*此文为重置版

*本来无cp 后来越来越向爆上靠近就重新改一下

*雷的慎入!

*这是一个关于上鸣电气如何拯救ooc三巨头而变成魔法少女[划去]的故事。

*穿越向

*原背景走向为轰→出←胜 修复后世界观变回正常

*上鸣视角为主

*前文链接看评论区

如果都没有问题那就开始吧↓

————————————————————

太逊了吧……

在抓捕活动中脚滑掉进下水道这种事,他怎么好意思跟别人说啊!

不对,现在已经不是好不好意思的问题了,这里是哪里啊?!

上鸣电气环顾四周,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这种地方也不像是个下水道啊……

[你好。]

"谁?"他左顾右盼,却什么也没看到。

[你可以把我称呼为"修"。我的存在就是为了修复崩坏掉的世界,由于媒介的问题,我需要别人的帮助。刚好,你掉进下水道摔死了……]

"什么?我还摔死了?这么惨的吗?!"

[……不要打断我说话!你一定想复活对吧,只要你帮助我修复这个世界,我就可以帮你复活。互利共赢不是吗?]

这家伙突然之间说什么呢?

上鸣电气听着有点茫然:"嘛……虽然我也不是很懂,不过我能做什么呢?"

[成功将平行世界的绿谷出久、爆豪胜己以及轰焦冻三人变回正常即可。]

"平行世界??他们三个怎么了?"

[由于外来因素的强烈干扰,三人的认知以及性格都严重地与本人不符。]

话音刚落,上鸣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大段的文字。

[爆豪胜己与绿谷出久本是幼驯染,爆豪长期欺负他,认为绿谷多年来隐瞒他有个性的事实,生成扭曲的爱,对绿谷做出更过分的虐打,并在虐打他当中获得快感;而轰焦冻在体育祭中被绿谷所拯救,对绿谷越来越在意,然而在无意中看到爆豪对绿谷的虐打以后,感觉绿谷遍体鳞伤向他接近能满足他的占有欲,因此对爆豪的行为不闻不问,并总在一旁悄悄看完全过程后再出来安慰绿谷;而绿谷出久,一边遭受幼驯染的虐打,一边对轰虚假的关心感到厌恶,最终忍受不住成为了敌联盟的一份子。]

上鸣看完这段关于那个崩坏世界的介绍以后,愣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能说出话。

换句话来说,他是被雷到了。

什么玩意啊这是?!

怎么三个人都这么不正常啊?其他人呢?其他同学去哪里了?相泽老师呢?都不管一下的吗?!

正当上鸣被囧得快不行的时候,"修"说道:[你的任务就是让他们对你说出一句特定的话,然后电他们,使他们恢复正常。]

"嗯?嗯嗯?电他们?"

[不错,我在你的[个性]当中加了点能力,当然,只对修复崩坏性格这一点有作用。]

上鸣挠头:"行吧……那要让他们说出什么话呢?"

[我爱你。]

"诶嘿嘿嘿你这个人真搞笑,我们才刚认识就对我表白我会……你该不是说让他们对我说这种话吧?"

[答对了!]

"我才不要!"上鸣显得特别激动:"为什么要让三个男的对我说这种话啊!我更希望妹子对我说啊!给我换一句!"

修似乎思考了一下,道:[那你就让他们说出"上鸣电气你脑子进水了吗"。]

……就不能有些正常点的咒语吗!

上鸣还没来得及腹诽一番,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那么,祝你好运!]



完全就没有让他做好准备啊!

突然的穿越真的让他晕得想吐,他要投诉!

[投诉无效,至少你得找到我的上司。]

"我擦!你怎么还在!"

[看清你现在的状况吧,任务已经开始了哦。]

上鸣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身处在教室当中,而相泽消太正站在讲台上盯着他:"上鸣你突然大喊什么呢?"

"呀——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到了答案!"

"是吗,那这道题你来做一下。"

嗯?什么?!

相泽敲了敲黑板,这才让上鸣注意到上面的题目。

——完全不会做。

不对,这道题好眼熟,像是在之前做过。对!就是在体育祭过后的第一节课上,就有这道题!

答案好像是——

上鸣自信满满地站起来:"答案是22!"

"你脑子进水了吗,这是选择题,选项里哪里有22了?"

啊!虽然的确是要让别人对他说[你脑子进水了吗]这种话,但是说话的人不对啊!

上鸣锤桌。

下课了,葡萄像往常一样凑过来。但是上鸣完全没心情跟他调侃,自顾自地盯着爆豪和绿谷。

至于轰,他坐在座位上也不怎么说话。更何况他只有两只眼睛,怎么盯住三个人啦!他要斗鸡眼了!

绿谷感觉到他的视线,面带疑惑地问道:"上鸣同学怎么了吗?"

"不不不,没什么。"

既然绿谷比较好说话,那还不如单刀直入地让他直接说出那句咒语,然后电他一电,先恢复一个也是好的。可是他怎么看也没有看出绿谷哪里有不正常的地方。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爆豪突然起身敲了敲身后人的桌面,然后径直走出教室。

只见绿谷瞬间浑身一抖,也跟着走了出去。

嗯?有情况!

上鸣摸了摸下巴,正打算偷偷跟踪他们的时候,却看见一直坐在座位上不说话的轰又跟着出去了。

不会吧……难道会发生那段文字里说到的事情吗?!

他打了个寒颤,悄悄跟上。

等等,这样不就变成了爆豪←绿谷←轰←他吗?!

好奇怪的场面啊?!一个跟着一个是要去食堂打饭的节奏吗?!




说实话,上鸣完全没有跟踪技巧,正常人稍微注意一下就能看到他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更何况因为他偷偷摸摸心不在焉,不是撞到人就是踢翻垃圾桶,一路上叮叮当当的反而更引人注意。

不过因为前面三人都心事重重,因此都没有发现有人偷偷跟在后头。

上鸣直接跟他们走到一个没有人的空教室门前。

正当他疑惑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的时候,爆豪突然一脚踹向绿谷的腹部。

"哼!"绿谷一脸痛苦地蹲下,忍住了没叫出声。

"你倒挺能耐的。"爆豪俯视着他:"不是说过了,不准主动跟别人说话吗?像你这种人,跟别人交流只会拉低别人身份。"

绿谷强忍着疼痛,抬起头脸色惨白地看着他:"我只是、正常地对话罢了。"

"你在反驳我吗?!"爆豪看着他的眼神,更为光火,再次狠狠踹上了绿谷的身体:"明明只是废久!不准用这种眼神看我!"

什么啊!爆豪脑子有毛病吗?!绿谷只是跟他说了一句话吧?有必要这么虐打他吗?!不对!就算怎么样也不能这么打人吧?虽然上鸣不清楚他们以前发生过什么,但在正常世界里除了那次训练他们互殴打得很严重,其他时候爆豪也没有这么无厘头对待绿谷吧?!

而且,在他踹绿谷的时候,上鸣清楚地看到爆豪眼底隐隐闪过的兴奋。

——好变态。

再看看同样躲在一旁的轰,他激动的神情早已浮现在脸上。是一种奇怪的兴奋感——

啊啊啊两个人都有毛病啊!

没毛病也不用他过来修复了!

绿谷你争点气啊!给他一个smash啊!期末考试的时候你不是还揍了他一拳吗!

然而绿谷并没有像他所期待那样反抗,反而一声不吭任由爆豪对他拳打脚踢。

靠!虽然还不知道怎么完成任务,但是再任由爆豪打下去他就真的愧对友情了!

上鸣猛地冲了出去:"住手!"

"嗯?"爆豪皱了皱眉,看起来更生气了:"上鸣,这里没你的事。"

果然不正常,都不叫他白痴脸了!

"大家都是同学,你这是干嘛?!你再欺负绿谷我就要告诉相泽老师了!"

他转头看向绿谷,想让他不要害怕,没想到绿谷根本不肯对上他的眼睛,低着头不说话。

"啊?你的意思是你要替这个没用的家伙出头吗?!"话音刚落,爆豪就冲了上来。

上鸣没想到他会突然要揍他,慌忙中一把抓到对方的领子想要给他来个过肩摔,然而力气不够,搞得自己一个人摔倒在地,还把爆豪的衣服扯了下来。

本来爆豪的衣服就松松垮垮的,被他这么一扯不但整件被上鸣带走,其中的扣子还直接崩掉狠狠地弹到了爆豪的额头上。

爆豪怎么也没想到还会有这种操作,他上半身衣衫褴褛捂着额头愣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你脑子进水了?!"

就是现在!!!!!

说时迟那时快,上鸣"唰"地一下从地面上弹起,直接给爆豪来了一记超级电击。

[叮——爆豪胜己已恢复正常。]

成功了啊啊啊!

上鸣完全没想到第一个恢复的人居然是爆豪!

他强忍着大脑短路的感觉,正想欢呼,就对上了爆豪猩红的眼神。

"白痴脸你居然敢电我?!"

"如果我说这是个误会……你信吗?"



爆豪明明都已经准备炸他一脸了,却一个激灵愣在了原地。

其余三人也各怀心事地看着他。

轰依旧藏在一边。他本来是想像往常一样目睹爆豪对绿谷的一番[关爱]之后出来安慰绿谷的,但是今天上鸣突然出现,而且现在爆豪也不知道为什么停了下来,这种被打乱计划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而绿谷全程一直低着头,直到爆豪停在原地半天没动静才疑惑地抬起头看着他。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估计爆豪又想了什么恶心的方法虐待他吧?反正他早就习惯了。总有一天,他一定——

想到这里,他又低下头双手抱住膝盖。

[他这在是回想起自己不正常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修说道。

"噗,虽然很可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好想笑啊!爆豪自尊心这么强,要是他想起自己在那段时间……噗呲!"

上鸣在心里吐槽着,并忍住了笑出声的冲动。

能接受得了吗?

能接受才怪啊!!!

爆豪脑子里不停重复回放着自己恢复正常之前的记忆,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干!他到底做了什么蠢事啊?!他怎么可能会对废久有那种变态的……

想到这里,他不可置信地看向沉默中的绿谷,嘴巴张了半天都没能说出话。

突然,他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捂住额头大吼起来:"啊啊啊!!!废久!快给我滚!"

他已经有想杀掉他然后再自尽的冲动了!

太丢人了!

完全接受不了啊!!!

绿谷听了,嘲讽似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走掉了。

轰也悄悄跟着走掉了。

他那是什么眼神?!讥讽他吗?!

爆豪正想发作,却被上鸣拦住了:"哥!哥哥哥!行了你冷静一点!"

"白痴脸!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说!"

"呀——冷静点听我说……"

在经过修的同意以后,他崩坏世界的情况和他来的目的告诉了爆豪。

听完以后,他没忍住伸手在一旁炸了几下,怒道:"为什么我会被影响啊!而且会对废久……?!"他说到一半卡住了,良久说不出话,像是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啊……我懂我懂,就像一开始让你们对我说‘我爱你’一样,我也接受不了。"

"完全就不是一个程度好吗!"爆豪看向绿谷离开的方向:"他是很欠揍,但是我才不会对他有这么变态的感情好吗,明明只是路边的石子。"

"哦?那你对他有什么感情?"

"想杀掉。"

……好可怕。

上鸣吞了吞口水。回想起正常的他和正常的他,除去对绿谷那种变态的感情,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啊!
所以说就算把爆豪恢复正常了也没有什么用吗!

爆豪像是看出他的想法一样,嗤笑一声,打算回去上课。

他是对绿谷很不满没错。

那种一直瞒着他、总是用那种眼神看他、觉得好像没有什么做不到的绿谷,他是最讨厌的。

但是,对于这个充满消极思想、什么也不去改变的、毫无反抗意识的绿谷,他更为厌恶。

明明一开始就是个没用的家伙,却总想着说要超越他;明明没有个性,却整天傻乎乎地笑着——

——不把他恢复正常的话,比他更厉害也没有什么意义啊。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