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炒青瓜

主all出 雷爆右轰右 圈子是小英雄 灵能 齐灾等

[胜出/双久]自我拯救计划 .02


*主要是绿谷视角

*穿越向 

*ooc预警

如果都没有问题那就开始吧↓

————————————————————

的确是爆豪胜己。

他不会认错的。

不过,即使外边是熟悉的模样,对方的表情却让绿谷感觉陌生得可怕。

他的眼里充满了厌恶与嘲讽。

就算在他们两个没有打那场架之前,爆豪也不会这样看他。

“……小胜?”

见他开口,爆豪冰冷的眼神扫过他的全身:“怎么,又想到了什么恶心的方式来杀掉我?”

“杀掉你?!”绿谷瞪大了眼睛。

“怎么?以为露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就可以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趁我熟睡时把耳机线缠紧了我脖子的人不正是你嘛。”

爆豪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我才不会做那种事!”绿谷摇了摇头,上前正视他:“明明刚刚我们才在宿舍里一起讨论,怎么会杀你?!”

“宿舍?哪来的宿舍?我看你他妈是意识不清醒吧?”

绿谷越发疑惑:“暑假发生那件事以后学校就为了我们的安全建了宿舍啊?”

“你发什么疯,现在才开学没多久,怎么会有暑假?”

听他这么说,绿谷更是一头雾水。

“你说开学没多久……那敌联盟来学校袭击a班了吗?”

爆豪冷笑:“前几天带头来袭击的人不就是你?”

当他看见废久从黑雾中走出来的时候,他还真的被惊得愣在原地很久。失踪了这么长时间,一见面发现他变成敌人了?可真他妈是好样的!

想到这里,爆豪火气也上来了:“难道你不需要解释一下为什么成为[敌]吗?”

绿谷伸手示意他先别说话。

“先等会,我们来理清一下思路。首先,我本人并没有变成敌人,我跟你一样在雄英一年a班上学,刚刚我跟你讨论完之后就坐电梯回房间,结果突然到了这里。其次,你说变成敌人的那个[我]应该是我刚刚遇到的那个人,我本来以为是敌人用[个性]复制或者变成一个我,但从你说的时间线来看,我应该是到了平行世界。”

绿谷话多的属性依旧没变,长长的一段话听的爆豪皱了眉。

“你说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废久?”

“嗯……你可以理解为我是从别的世界过来的?”

爆豪“啧”了一声:“难怪你的眼神还是那么讨厌,虽然我更讨厌那个废久的眼神。”

“你相信我?”

“难道老子有那么蠢,连你说没说谎都看不出来吗?!”

绿谷发现爆豪确认他自己不是那个敌人[DEKU]之后,自称又变回了“老子”。

爆豪瞄了一眼他身上的衣服:“你怎么弄成这鬼模样,废久就是废久。”

绿谷挠了挠头:“额……那个,你能给我可以换的衣服吗?”看着爆豪不爽的眼神,他又连忙说:“我回家换也可以的,我家应该没变吧?”

听他这么说,爆豪的眼神暗淡下来。他沉默许久,才道:“你失踪以后,你妈天天都以泪洗面,大家甚至不敢告诉她[你]变成了敌人。”

绿谷皱眉:“我……我想去看看我妈妈。”

爆豪左右看了看:“老子劝你还是不要这么光明正大地走出来,现在那个废久已经被通缉了,你一出现说不定直接被抓走。”

“那……那……”

“来老子家换衣服,先说明一下,老子才不是为了你,只是好奇你那个世界是怎么样的。”












爆豪的衣服穿着刚刚好,不会太大也不会太小。

而且他的衣品要比绿谷好多了,想想绿谷那些写着“床单”之类的的衬衫,真的让人无法吐槽。

绿谷在卫生间换完衣服出来,就看见爆豪板着脸坐在桌子前。

见他出来,爆豪伸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示意他坐下。

……为什么会有一种被班主任找去谈话的感觉?

“首先,老子很好奇你这个废物是怎么考进雄英英雄科的。”

“废物……”绿谷噎了一下,道:“因为……我有[个性]了。”

那时他肯对爆豪说出来,那么现在当然不会欺骗他:“那是别人给我的个性,很强很强,尽管现在我还不能完全掌握,但是终有一天……”

“是谁?”

绿谷沉默片刻,抬头道:“是欧尔麦特。”

爆豪微微诧异。

“为什么?”

为什么他会给你这么一个无个性的废物。

为什么你要把这种秘密告诉我。

为什么……

他有很多想问的问题,千言万语堵在嗓子眼里说不出来。

绿谷见他这样,心里很不好受。

如果没经历夜战,他或许还不清楚爆豪在想什么;但是在他们两个表明心迹之后,他才发觉爆豪心中原来藏着这么多事。

他正要开口劝解,却被爆豪伸手拦住了。

“算了。”

爆豪平静地看着他:“老子跟你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也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因此老子也没资格去评判。如果真的有不爽的话,那就交给那个世界的爆豪胜己去处理吧。”

“小胜……”

看着绿谷要掉眼泪的样子,爆豪的眉皱了起来,他摆摆手:“你先说你那个世界发生的事吧。”

绿谷吸了吸鼻子,把开学经历过的事详细地告诉了他。

说到体育祭的时候,他怕爆豪会跟那时的他一样发飙,于是就简述了几句,说他拿了第一名。

爆豪听了很是得意:“老子当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绿谷想了想爆豪当时被绑在柱子上领奖的情况,点头:“嗯。”

说到暑假发生的那些事时,爆豪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那个世界的我怎么这么弱,还会被抓走,那肯定不是我!”

绿谷无语。

“而且老子居然拿不到临时职业执照?!开什么玩笑!!!”

“都怪你对着伤员说[自己走]这种话啦!”

“是不是你跟那个我打了一架之后你胆子就大起来了,嗯?”

绿谷见他怒火中烧,连忙岔开话题:“既然现在事先知道了敌联盟的很多阴谋,那我们就可以有计划地避免伤亡了。”

“没用的。”爆豪的手指敲了敲桌面:“你以为他们不会改变计划?特别是那个废久加入了敌联盟,全都变得不一样了。”

“那怎么办?说起来……那个[我]怎么会成为敌人呢?我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爆豪沉默了一下,道:“你还记得那次吗,老子让你从楼顶跳下去投胎的时候。”

“当然记得!”绿谷拍了一下桌子:“小胜!你那时候说得太过分了!”

爆豪瞪了他一眼:“就是那天,[你]就失踪了。”

“我那天回家的时候被敌人抓住了,快窒息的时候欧尔麦特救了我……”爆豪被淤泥怪抓住的事他虽然之前说了,但没敢再提,因为他怕对方生气得再次炸他一脸。

“那么,有两种可能。”爆豪伸出两根手指:“一是欧尔麦特救了你,跟你说不可能做英雄之后,你因为受不了打击而变成敌人;二是你被那个淤泥怪抓的时候,是敌联盟的人救了你,你为了报答或者被洗脑之类的原因,变成了敌人。”

他摊了摊手:“当然,也不排除你听了老子的话就去跳楼的可能。”

“我怎么可能这么脆弱!”

“你他妈都能投奔敌联盟了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绿谷不吱声了。

说实话,爆豪的分析不是没有道理。只是他不能接受自己会放弃做英雄。

“明明我这么向往成为英雄……明明得到欧尔麦特的[个性]就可以通过考试,为什么不坚持下去……”

他还没说完,爆豪就炸掉了面前的桌子。

“你他妈给老子搞清楚!”爆豪腥红的眼睛瞪着他:“你在怪欧尔麦特没有把[个性]给他吗?!你就依赖于欧尔麦特的[个性]吗?!明明就是那个废物自己太过脆弱,为什么要扯上欧尔麦特!”

绿谷被他够得一愣一愣的。

对啊,这完全就跟继承欧尔麦特的[个性]无关,如果他自己没有接受欧尔麦特的[个性],那他也完全不会去成为敌人的。

“抱歉……是我魔怔了。”

“你不要用你自己的思维去猜测那个废久的想法,你不是他,你们是两个不同的人!”爆豪看着绿谷失落的样子,别过头,道:“成为英雄是很难的事,可是想要成为敌人、去做坏事,可是轻而易举的啊……”

这个世界的绿谷大概也是明白这个道理,才会变成敌人的吧。

两人沉默了许久。

爆豪抬了抬下巴:“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绿谷低头:“我想……去看看我妈妈。”

评论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