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炒青瓜

主all出 雷爆右轰右 圈子是小英雄 灵能 齐灾等

[轰出/爆上]我变成绿谷了该怎么办 .20


这是一个关于上鸣电气变成绿谷完成奇怪任务的故事。

*沙雕向

*cp为轰出和爆上!雷的慎点!

*上鸣视角为主

如果都没有问题那就开始吧↓

————————————————————

妙龄女郎再三确认上鸣的身体没有不适以后,就让他上课去了。

走在路上,上鸣不禁思索,他最近进医务室的次数是不是有点多?不说别的,光是在变成绿谷的时候就进了两次。

想到绿谷入学这么久以来几乎天天进医务室,他就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去了绿谷身体一趟之后就被传染了这种“特殊体质”了。

下午是惯例的战斗训练课。正上着课,上鸣突然有种强烈地想去上厕所的冲动。

从晕倒到现在他就没去过厕所。

人憋人憋死人,但是离下课也不远了,这种时候也不好申请去方便,于是他只好忍着。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他连战斗服都没来得及换,刚想像个窜天猴一样冲向厕所,却被爆豪拦住。

“你……”爆豪才刚开口,上鸣就憋红着脸拍开他拦住自己的手,似箭一般跑远了。

干!谁还有空听爆豪说什么!他膀胱快炸了!

讲真,他这时的速度快得连饭田看了都要咋舌。

爆豪看着自己被拍开的手,不语。










等上鸣回到更衣室的时候,里面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他也没在意,自顾自地换衣服。

他刚脱下裤子,就有人一脚把门踹开走了进来。

A班会踹门的人只有……

上鸣提着裤子,僵硬地转头看向爆豪。

爆豪显然也没想到他还在这里,愣了一下,也没理他,把门关上走到一边就开始脱衣服。

感觉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啊……

上鸣想到他变成绿谷的时候轰在一旁看着他脱裤子的场面,打了个冷颤。

他现在一跟爆豪单独相处他就瑟瑟发抖,但见爆豪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他才送了口气,继续换衣服。

正当他把校服套在头上想穿进去的时候,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正蒙在脸上的布料,然后顺势推了他一把。

上鸣后退两步,背撞到柜子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背上的疼痛感他已经不在乎了,重点是爆豪依旧抓着那件盖着他脸的校服,让他呼吸不过来。

爆豪似乎没有发现这点,把上鸣摁在柜门上,道:“你在躲我?”

此刻上鸣正因为校服的束缚,双手高举着,看不清前方。

“——*$&#!!!”

能不能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你他妈这是要谋杀吧?!他喘不过气了!

见上鸣一直在挣扎却不出声,一脸阴沉的爆豪才正视了他。见他这个样子,爆豪的火气不知怎么的就散了大半,想必他现在也很想吐槽上鸣这么搞笑的样子。

他松开手,顺便帮上鸣把校服套好。

上鸣没了束缚,喘了口气,正要说话,抬头就对上爆豪那像红宝石一样的眼睛。

两人近在咫尺,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安静的更衣室里好像只能听到两人的喘气声和心跳声。

上鸣的心跳得很快。

不会吧?他不会中招了吧?!不,一定是吊桥效应,是他刚刚缺氧所以心才跳的这么剧烈的!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爆豪一开口,跟他面对面的上鸣便闻到了那股熟悉的牙膏味。

昨天他们接吻的时候他闻到的也是这个味道吧……

不对!他在想什么?!

上鸣回过神来:“什么?什么问题?”

“老子问你是不是在躲老子!”

“谁躲你了?!谁看见了?什么时候?”

“刚刚。”

上鸣想起刚刚他急着方便而拍开爆豪的手。

“人有三急啊!我哪有空听你说话!我憋的快爆了!”

看到爆豪的鼻尖都快碰到自己的额头了,上鸣连忙推了推他,却没推动:“你让我把裤子先穿上!可冷了!”

爆豪撇了一眼对方光着的下身,没有让开。

“老子只想问你的看法。”

“什么?”这人说话能不能清楚点,老是没头没脑的他听不懂啊!

“昨天。老子想对你干什么你应该清楚得很,相信你也不会白痴到这种地步?老子说过了,不会把你当成朋友——”

“你……”

本来上鸣听他说不会把自己当成朋友的时候就开始伤心起来,没想到对方下一句就惊得他脑子运转不过来。

“——所以,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我们以后再也不要接触;二,你成为我的恋人。”

上鸣呆呆地看着他,脑袋一片空白。

这是在威胁他吗?!不当恋人就只能当陌路人?!

他要坚持之前的选择,拒绝爆豪吗?

但是为什么,心里不愿意离开对方呢?

想跟他说话,想让他一直看着自己,想待在他的身边……

上鸣的脑里闪过之前轰和绿谷对他说过的话。

因为是同学?因为是朋友?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不是的。

他已经知道不是这个原因了。

他一直觉得自己喜欢女的,但是,爱跟性别是没有关系的——

因为他遇到了他。

爆豪见上鸣久久不回应,眼神越来越暗淡。他咬着牙,转身就要离开。

他就知道会这样。他做了这么多就是想让上鸣认清自己的心,但是对方一直选择逃避,既然是这样,他不会再逼他了。

上鸣拉住了他的手。

爆豪没有回头。

“我喜欢你。”

这句话像一道惊雷一般炸在爆豪的脑子里,他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想从对方眼中看出厌恶和不情愿。

——但是,他只看到上鸣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了坚定。

“你觉得我是被迫才这么说的吗?但,不是。我是非常认真的。”

“抱歉,我现在才发觉我自己的心意。但是还好,你还没有放弃。”

爆豪嘴角扯了扯,别过脸:“是吗?但是老子已经放弃了,你没机会了。”

“胡说,你明明高兴得想笑。”

“你是不是找打?”

“我喜欢你。”

“……你以为你这样说老子就不打你了?”

“看吧,你都憋不住笑意了。”

“闭嘴,白痴脸!把裤子穿上!”

上鸣低头:“你不说我都忘了。”

爆豪挑眉:“老子帮你穿。”

“不要,啊!你干什么!我要叫人了!”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