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炒青瓜

主all出 雷爆右轰右 圈子是小英雄 灵能 齐灾等

[轰出/爆上]我变成绿谷了该怎么办 .19


这是一个关于上鸣电气变成绿谷完成奇怪任务的故事。

*沙雕向

*cp为轰出和爆上!雷的慎点!

*上鸣视角为主

如果都没有问题那就开始吧↓

————————————————————

在上课的时候,上鸣又昏倒了。

当他连人带椅摔在地上发出巨大响声的时候,麦克和同学们都吓到了。

他被送去医务室。切岛担心他是上次昏迷的后遗症:“他该不会又要昏迷好几天吧?明明上次是什么原因也没有查出来啊。”

大家都担忧起来,只有爆豪和绿谷知道应该不会是这个原因。不过他们也不敢确定,虽然绿谷还在这,但并不代表上鸣不会去了别的地方。

爆豪的眉皱了起来。

如果他去了别的地方,变成了别的人,那以他的智商,又没有自己帮他的话,他能回得来?!这会要是在那边醒了肯定叽哇乱叫。

当他听到妙龄女郎说上鸣只是因为疲惫过度而晕倒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

“小胜。”爆豪回头看见绿谷神情复杂地看着他:“我想跟你谈谈。”

“老子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小胜!你说我什么都瞒着你,但现在不肯敞开心扉的人不是你吗?!”绿谷握紧拳头,看了看安静躺在病床上的上鸣:“我是有非常重要的事跟你说。”

其他A班的同学不明情况,愣愣地看着他们。

爆豪沉默了一下,抬腿走了出去。

休息室安静,又没有人来打扰,是谈话的好地方。更重要的是可以避免打斗——当然,急起来在室内打架也不是没有可能。

爆豪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地看着茶几上的茶具;而绿谷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双手交叠,眼神闪烁。

自从经过夜战之后,他们之间很少会出现有这样沉闷气氛的状况了。

绿谷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你昨天……不该这么做的。”

他不提还好,一提这个爆豪就来气:“关你屁事,明明是你跑出来多管闲事!”

“我多管闲事?!”绿谷觉得他简直不可理喻:“上鸣君明明已经拒绝了你,你却还要对他那样……不对,就算他没有拒绝你,你也不可以对他这么做!你这是犯罪啊!”

爆豪冷眼看着他:“那白痴跟你说他拒绝我了?!”

“不,他没有说,是我自己看见的。那段时间我一直跟在他身边。”

爆豪脸色越发阴沉。

“你跟他做了什么我都看在眼里,上鸣君他的确不喜欢你……”

“你他妈怎么知道他不喜欢老子?!你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难道喜不喜欢一个人还看不出来吗!?上鸣君只是把你当朋友,你昨天这么对他你知道他有多伤心吗?”

“你管这么多干什么!”爆豪已经不耐烦了。

明明只是废久,却要一遍又一遍地在他耳边说着那白痴不喜欢他的话,这算什么?!多管闲事!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那个半边的混蛋也是那样,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话,还老是说自己喜欢废久,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两个都这么自以为是。

绿谷忍住往对方脸上狠狠来上一拳的冲动,眼眶发红地看着他。

他知道暴力解决不了问题,但是他实在恨不得给爆豪一拳让他清醒清醒。

谈话不欢而散。爆豪踹了门一脚就走了,留下绿谷一人坐在椅子上掩面思考。

不是说他反对爆豪追求自己喜欢的人,而是说这种方式实在是太过极端,本来上鸣就对他没有这种感情,爆豪这么做反而会将上鸣推得更远,甚至连朋友都做不成。

绿谷本来想劝解他一下,没想到对方根本听不进去。就算他不顾后果,那也要顾及一下上鸣的感受吧?!说得好听他是为爱痴狂,说得难听就是变态人渣,最终受害者还是上鸣。

但是,他认识爆豪这么多年了,他不相信爆豪会是这种没脑子的人。他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理由,但具体是什么他也不说,搞得绿谷现在不知道是放任他继续下去还是阻止他。











上鸣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醒的。

他还没睁开眼睛,就听见不远处有小声交谈的声音。

“上鸣君,你醒了?”绿谷见他睁眼,一副不知所以的样子,变道:“你太累了,所以晕过去了。啊,是我刚刚的说话声太大才把你吵醒了吗?”

“没有的事,是我刚好醒了。”

绿谷站起身,看向轰:“轰君你留在这里吧,我去给上鸣君带饭。”

轰点头。的确,这个时候大家都去吃饭了,没人看着万一上鸣又身体不适就不好了。

“谢谢。”上鸣心里涌过一股暖流,不知怎么的眼角就湿润起来。

“谢什么,都是同学。”绿谷对他莞尔一笑,出去了。

平时上鸣就没怎么跟轰说话,更别说现在这种情况了。两人就这么一个坐着一个躺着,气氛十分僵硬。

“你要怎么面对爆豪?”

轰突然冒出一句话,打破了沉默。

“什么怎么面对……也就那样呗……”

上鸣皱眉,没有看他,显然不想谈这个话题。

但是轰完全没察觉他的不喜,继续道:“在我看来,爆豪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想做什么就要去做到,这才是他的风格。”

“那你的意思是他不会放弃想……那个我的心思?!”上鸣有些羞耻,抓着被子对他喊。

轰愕然,他明明只是想说爆豪不会放弃追求他罢了,没想到上鸣居然想到那个地方去了。

上鸣没理他什么表情,自顾自地说道:“我明明对爆豪这么好,他却这么对我。我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第一时间找他,有什么事都会跟他说,他要打我骂我了我也由着他,组队我也跟着他听他的,那次约会他非要跟我去我也没意见了,他手机没电我给他充上,他生气了我也过去嬉皮笑脸哄他……欸?”

轰见他说着说着,突然转过头一脸蒙蔽地看着自己。
“我该不会真的喜欢爆豪吧?”








绿谷打完饭回来一进门就看到上鸣跟轰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在做什么。

“轰君?上鸣君?”

绿谷唤了一声,轰转头对他笑了笑,上鸣却还在发愣。

“怎么了上鸣君?!你是不是又发病了?!这次难道是脑子吗?”

绿谷见他这个样子,连忙上前抓着他的肩膀摇了摇。

“……我没事!”怎么说得他跟个精神病人一样?!

“?”绿谷看向轰。

轰思索了一下:“没什么,他就是太高兴了。”

高兴个鬼啊!

上鸣捂着脸:“我脑子有点乱……”

“就算发生什么总得要吃饭吧,来,我给你带了蔬菜天妇罗盖浇饭。”

炸的金黄酥脆的蔬菜搭配上浓稠喷香的酱汁,看起来就让人食指大动。然而上鸣完全没有吃的意思,失魂落魄地一下又一下地戳着饭。

绿谷在一边看着,直着急。

“为什么要这么沮丧,现在你发现你喜欢爆豪,那不是很好吗?”

听到轰这么说,绿谷瞪大了他本来就很大的眼睛:“什、什么?!”

上鸣更愁了:“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他啊,我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他思考片刻,抬头看向绿谷:“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对方的?”

绿谷害羞地眨了眨眼睛:“就是……看着对方的时候心跳的会特别快……还有总是会想起那个人。”

轰眼中露出笑意:“大概是无时无刻想跟对方在一起,不想让别人看到他,想让他属于自己一个人之类的?”

看着面前两个人周围的粉红气息越来越浓,上鸣瞬间觉得自己是个锃亮锃亮的大灯泡,但是没办法,问题是自己问的,再多的狗粮也得啃下去。

“还有……想牵他的手,想拥抱他,还想……”

“停停停!给我停车谢谢!”

怎么话说得好好的车就开上来了呢?!

上鸣挖了一勺饭塞进口里。

心跳特别快……他被爆豪打的时候心跳是挺快的。至于说的总是想着对方……他一出事第一时间不就想的是爆豪吗?!

嗯……至于牵手接吻的话,昨天爆豪那样对他,他除了被吓到了,居然没有排斥的感觉?!

上鸣越想越心惊,嘴里的饭也没有了味道。

不行不行,不能这么草率就下了决定,他可是直男啊!下午怎么说也要去找爆豪说个清楚!

评论(1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