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炒青瓜

主all出 雷爆右轰右 圈子是小英雄 灵能 齐灾等

[轰出/爆上]我变成绿谷了该怎么办.18

这是一个关于上鸣电气变成绿谷完成奇怪任务的故事。

*沙雕向

*cp为轰出和爆上!雷的慎点!

*上鸣视角为主

如果都没有问题那就开始吧↓

————————————————————

上鸣害怕被爆豪“赏个脸”,磨蹭着不想去。

但是爆豪是那种不知分寸的人吗?

打架就要去外面打。在外面该做什么和在房里该做什么他还是知道的。

上鸣小心翼翼地敲了门,里面的人很快就打开了门。

见他一副想随时跑路的样子,爆豪嗤笑:“老子有这么可怕?”

不然呢?!你以为我是怕你房间有蛇啊?!

上鸣当然不敢点头,他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进来再说吧。”

他犹豫了一下,走了进去。

想到前些天爆豪在这里对他告白,他就浑身不自在。
刚停下脚步,就听到“哒嗒”一下上锁的声音,上鸣连忙回过头,只见爆豪现在那里,一手搭着门把,神情莫测地看着他。

上鸣慌起来:“你……你要干什么?!”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你说呢?”

他真的要打他?!把门锁起来就是为了不让别人看见!上次跟绿谷出去打架被巡夜机器人发现了,所以这次学聪明了吗爆豪胜己?!

上鸣连连后退,看着爆豪一步一步地踱过来,像是踩在他的心尖。

没想到这么久的同学情兄弟情,还抵不过他被甩的自尊心!

上鸣伤心起来,干脆眼睛一闭:“你想打就打吧!”

他不管了,要打就打,反正以他这么差劲的体术肯定打不过爆豪的。

对方听了,一愣,随即伸手钳住上鸣的双颊,低头亲了上去。

上鸣紧闭双眼,等着挨揍,没想到脸上一痛,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碰到了他的嘴唇。

“?!”上鸣吓得睁大眼睛,想推开他的手,没推开。他刚要说话,就被对方得寸进尺地把舌头滑进他的口腔。

“嗯……唔!”

爆豪手一伸,就把上鸣紧紧抱在身前,让他无法挣开。

他的舌头在上鸣口腔里搅动,不时还与对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弄得上鸣头昏脑涨。

上鸣这时候想的居然是——

没有女孩子的软,也没有女孩子的甜,只带着牙膏的薄荷清香味。

他初中的时候就跟女孩子接吻过了。

跟女生接吻和跟男生接吻的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

但是他是直的,能有什么感觉?!他只有快缺氧的感觉!

虽然他不是特别厌恶这样,但是以后要让他用什么身份对待爆豪?!哪有同学之间来舌吻的?!

爆豪看他连接吻都能走神,不免有些生气,本来按在他背上的手渐渐下移,停留在腰部,顺着他的衣摆就摸了进去。

本来上鸣的腰就很敏感,突然一只手伸进衣服在他的皮肤上滑动,有些烫的感觉吓得他应激反应都出来了。

“嗞啦——”爆豪没想到上鸣会放电,防不及防地被电了个正着,但对方放出的电流并不大,反而刺激了他的神经,使他更为兴奋,甚至连那个地方都……

上鸣正对自己忍不住放电有些懊悔,下一秒就被爆豪压在了地板上。

“你到底要干什么?!”

“干♂你。”爆豪表情漠然地说出这句话,但稍微沙哑的声音和他眼中的炽热暴露了他此刻的情绪。

搞什么?!?要是他还不明白爆豪要干什么,他就真是白痴了!

眼看着对方的手往自己裤子伸去,上鸣挣扎起来,却被爆豪先一步抓住双手,死死地压在头顶,而爆豪则直接跨坐在他身上,膝盖挤进了他的双腿之间。

说实话,上鸣虽然也有肌肉,但是体格和爆豪相比还是有差距,本来就矮上不少,更何况他不擅长近战搏斗,力气也没有他大,因此被爆豪压着他根本无能为力。

如果说放电,先不说不准随便用个性伤害人,轻了的话对爆豪造不成什么影响,重了的话说不定会伤到爆豪。

在上鸣犹豫的时候,爆豪的手已经伸到了他的下腹,并且用膝盖不停地磨着他的弱点处。

“呜!”上鸣抖了一下:“爆豪你给我住手!再这样我就喊人了!”

爆豪满眼欲火,手中的动作不停,冷笑道:“喊人?好啊,让人进来看看我们在做什么?嗯?”

眼看着对方就要把手摸进自己的裤子,上鸣头一仰,闭着眼睛扯着喉咙就大喊:“绿谷!!!救命啊!!!”

爆豪没想到他真的敢喊人,也没想到他早就跟绿谷说定了,以至于绿谷在门外猛敲门的时候他还在发愣。
不过也没关系,他早就把门锁上……

“嘭!”

门板应声飞过来,爆豪被砸了个正着,上鸣因为被压着反而逃过了一劫。










绿谷是个做什么都很认真的人,既然答应了上鸣,他就在门外等着。看他进去那么久都没动静,里面突然传出物体倒在地板上的声音更是让他紧张起来。

由于上鸣叫得实在凄惨,搞得绿谷以为他被打的面目全非,于是着急地拍门,一时没控制好力度,漏了一点[个性]最终酿成了惨剧。

爆豪和上鸣的姿势实在让人有些想入非非,更何况这被情欲弄得发狂的男孩正在做的事更是儿童不宜的,正常人看见都懂他们在干嘛。但是绿谷本来就是个心无旁骛的三好学生,甚至连小女生的手都没拉过,更别说看那些黄色废料了,因此对这些事完全不敏感;加上他一进门爆豪就被迎面而来的门板撞得晕头转向,就更不明白发生了啥。看着上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躺在地板上,还以为他被爆豪压在地板揍呢,于是赶紧伸手想把他拉起来。

“废……久!!!”

干的正爽却被打断的某人此时怒火冲天,捂着被砸到的鼻子站了起来:“给老子滚出去!不然就杀了你!”

眼看着爆豪就要炸过来,绿谷连忙大喊一声:“Smash——”

本来爆豪打算从侧面轰上去以便避开绿谷的正面挥拳,没想到对方根本没想攻击,喊完之后就趁着自己转变方向的空档拖着上鸣一溜烟跑了。

居然给他来这招吗?!

他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啊?!








绿谷扯着上鸣马不停蹄地跑到电梯里,直到电梯下了楼才松一口气。

上鸣被他拽得衣服都快掉了,喘了口气,正想说话,门就开了。

站在电梯外的轰眼神复杂地看着衣衫不整的他。

爸爸!大哥!轰大人!不是你想的这样的!

绿谷完全没注意到气氛,一边走出去一边道:“上鸣君,你没事吧?小胜他……对你怎么了?”

听到他这么问,上鸣顿时热泪盈眶,搂着自己的双臂哀嚎:“啊!!!他不是人啊!他居然想对我……嗯嗯嗯!”

“嗯嗯嗯?”绿谷没懂。

“就是……那个那个啦!”

“‘那个那个’是什么啊?”

“就是…”

“就是霸王硬上弓。”在一旁的轰接道。

“哦!我懂了!”绿谷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他是要逼你做些什么所以才打你吗?”

你压根就没懂好吗!!!

上鸣差点就要给他翻白眼了。

轰很贴心地为他解释:“他的意思是,爆豪想干他。”

绿谷的脸“唰”地红了。

他都觉得羞耻了,那上鸣这个当事人就更不用说了。

“其实你可以不用说得这么直白……”上鸣已经有气无力了。

绿谷脸上似乎有火在烧:“那我进去不就打扰你们了?”

“不!你做的很对!你要是来晚一步我的菊花就不保了!!”

“但、但是小胜怎么会做那种事呢?”

“我看他就是个禽兽,我把他当兄弟,他却想干我!嘤嘤嘤!”

绿谷被他“嘤”得浑身不自在,本来这种话题他就没接触过,突然尺度这么大,对象还是自己的同学,脑子更是一片混乱了。

“你……你也不要多想了上鸣君,说不定是误会。”

老子裤子都快被扒了还有什么误会?!

上鸣真是十几年人生里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脑里一片空白,也不知如何是好,跟两人告了别就擦着眼角的泪回了房间。

绿谷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轰看了他一会儿,道:“我不会这么做的。”

“什么?”

“霸王硬上弓。”

“啊、嗯……回、回去睡觉吧。”

“一起?!”轰的眼睛亮了。

“……自己回自己房间睡!”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