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炒青瓜

主all出 雷爆右轰右 圈子是小英雄 灵能 齐灾等

[轰出/爆上]我变成绿谷了该怎么办 .17

这是一个关于上鸣电气变成绿谷完成奇怪任务的故事。

*沙雕向

*cp为轰出和爆上!雷的慎点!

*上鸣视角为主

*前文链接看评论区

如果都没有问题那就开始吧↓

————————————————————

上鸣醒了。

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上还连着心跳检测机。

他感觉事态好像有点严重。

护士进来见他醒了,很是吃惊,连忙唤了医生过来。

几个医生护士围着他问他感觉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不适,还有没有昏迷之前的记忆之类的。

总之当问到他关于昏迷的原因的时候,他都是:“不知道,不清楚,不记得。”

医生和警察见他一问三不知,也不烦他了,他倒是乐得个安静,躺了几天身体无恙就回学校了。

在医院这几天,他想了很多,包括怎么继续面对爆豪。

他觉得,只不过是拒绝了他,再不济还是可以当好兄弟的吧?因此也没有必要为此拘束。

至于绿谷那边,他得去看看这段时间对方是什么情况才行。根据他最后听到的声音来看,绿谷是已经回到自己的身体了。

不过,原来所谓的[步入恋人界线]是指互相表白吗?!他还以为是约会呢!爆豪出的什么馊主意,搞得他还穿了女装,虽然是绿谷的身体吧……但是还是无法释怀。









上鸣一回到学校,就被同学们追问起来。

大多都是“你没事吧”“为什么昏迷了这么久”之类的担心、安慰的话。

绿谷过来了。

本来上鸣以为他会跟自己说关于魂穿的事,没想到对方直接拿了个笔记本给他。

“这是这些天上课的笔记,不懂的可以问我哦。”

嗯???

为什么反而是他这个连灵魂都不知道去哪了的人给他看笔记啊?!

见上鸣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绿谷左看右看,见没人注意他们,便小声道:“你这些天都没做笔记,我在旁边看着都着急死了,幸好我记得上课的内容,不过还是要借轰君的笔记才补齐了。”

“等会?!你在旁边……?!”

“对啊。”绿谷点头:“这些天我一直飘在你身边,只不过你看不到。”

“那我做什么你都看到了?”

“放心吧,洗澡换衣服看的都是我的身体,你不用害羞的。”

重点是在这里吗?!

上鸣扶额。

这时,爆豪从外面进来,看见他们两个,便冷哼一声回了座位。

“那他跟我……”上鸣说得越发小声。

“我也看到了,不过我不会说出去的。”

“那他知道你知道吗?”

“他不知道,这几天他脾气臭着呢,看到我回来了倒是问我知不知道你去哪里了,似乎很着急的样子呢。”

上鸣别过头:“同学之间……互相关心很正常啊。”

绿谷瞄了爆豪一眼:“小胜是真的很担心你哦,问了相泽老师知道你醒了在医院检查才松了一口气。”

上鸣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那你呢,你跟轰怎么样?”

绿谷脸一红,支支吾吾道:“哪有什么怎么样啦……”

在之前上鸣跟爆豪说明任务的时候,他也跟着知道了,所以在知道轰是自己的真爱之后,虽然感觉被人知道他跟轰有红线的话会尴尬,但更多是高兴。

他也喜欢轰,只不过一直没有挑明。他本来觉得喜欢上自己的同性同学是不好的,但是当他知道轰也喜欢他的时候,心里就像开了漫天的花海,充满了无法形容的甜蜜和开心。

他回来之后就告诉了轰所有的事。

轰听了才一脸恍然大悟,随即好像有些委屈的样子:“我以为你叫我‘轰’是觉得我们两个的关系更进一步,没想到是我想岔了。”

绿谷“噗嗤”一笑,甜甜地唤了一声“焦冻”,轰整个人就开始冒起热气,差点烧起来了。

还是正版的绿谷能让他心动!









在知道了爆豪喜欢上鸣之后,绿谷也没有干预的心思,但他是支持爆豪的心意的,喜欢就要大胆上不是吗?不过上鸣无意的话,也不能强迫人家啊。

他现在最怕的是爆豪想不开,到时候跟上鸣冷战就不好了。大家都是同学,他也不想看到同学之间关系如此僵硬。

可是爆豪最近比平时更加烦躁,根本不听他说话。

是被甩了就会恼羞成怒的类型吗……

绿谷叹气。

轰见他一直无精打采的,便把自己的荞麦面推给他:“要吃吗?”

“好呀,谢谢轰君。”

“……”

“怎么了?”

“你不喊我‘焦冻’了。”

绿谷仿佛看到轰头上有两只耷拉下来的小耳朵。

“这里人太多了啦……”他脸红了起来。

“我想听。”

对方极小声地喊了一声。

“绿谷,听不见。”

“轰君!!!”真是太坏了……!

两人周身冒起粉红色泡泡,路过的单身狗们都纷纷绕路了。

拜托!秀恩爱就不要来人这么多的地方秀了好吗!单身狗还有没有人权啦!?

在不远处吃饭的上鸣搓了搓手臂,想搓掉冒出的鸡皮疙瘩。

他本来就没什么胃口,被这对恋人刺激一下,就更吃不下去了。

刚刚午休的时候,由于他上课睡着了,大家都出去吃饭了,他才醒过来。

才睁开眼,就看到有个人站在他旁边。他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爆豪。

“有有有事吗?”他没想到爆豪会来找他,一时结巴起来。

“今晚来我房间!”

等他走了,上鸣还愣在那里没回过神。

他在做梦吗?没有啊!

爆豪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表情跟那次对绿谷说“出来‘赏个脸’”一样一样的啊!

他该不会是也想对他“赏个脸”吧?!

不要啊!他承受不住打击的!他好柔弱啊!

为什么他一在教室睡觉就有不好的事发生啊?他都要对教室产生阴影了!

上鸣瑟瑟发抖,接下来的时间都在不安和胡思乱想中度过。

为了防止自己遭遇什么不测,他跟绿谷说好了,要是他进去以后大声叫唤,他就马上进来救他。

“我的性命就交给你了!”上鸣紧握他的手。

“嗯……嗯!”

“你这答应得……好像有点不靠谱啊……”

他突然感觉一道强烈的视线停留在他身上,转头看见轰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这都能吃醋?要是知道他在变成绿谷的时候换衣服洗澡都看过绿谷的身体那不就死翘翘?!

他连忙放开手:“你一定要来救我啊!”

“我知道了,不过小胜不是那种随便乱来的人,你放心好了。”

等他被爆豪压在地板上的时候,他才醒悟过来,他真是信了绿谷的鬼话!爆豪的确不是随便乱来,他是认真地乱来啊!

评论(1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