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炒青瓜

主all出 雷爆右轰右 圈子是小英雄 灵能 齐灾等

[轰出/爆上]我变成绿谷了该怎么办 .11


这是一个关于上鸣电气变成绿谷完成奇怪任务的故事。

*沙雕向

*cp为轰出和爆上!雷的慎点!

*上鸣视角为主

如果都没有问题那就开始吧↓

————————————————————

对于轰焦冻是绿谷真爱这件事,上鸣还是半信半疑的。

“真假啊?万一弄错了怎么办?这可关系到绿谷一辈子的幸福啊!”

爆豪嗤笑:“那你打他一下试试?”

“这个……不好吧?”

“决定打我的时候这么爽快,要打那混蛋的时候就犹豫不决?嗯?”

看着爆豪越来越危险的眼神,上鸣尴尬地咳嗽两声,道:“那不是没找到好的借口打他嘛,毕竟突然动手的话不好解释。”

爆豪实在不懂,只需要直接到轰焦冻面前揍他一下就完事了,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上鸣还要扭扭捏捏的。

“所以你就这么拖着了?不怕你身体出什么问题?”

听他这么说,上鸣瞬间就变了脸色:“不会吧……就几天时间……不至于吧……”

爆豪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谁知道呢,你那身体不吃不喝的,跟植物人一样,不出问题才怪。”

上鸣开始慌了:“你别吓我啊!”

小样儿,不吓唬他一下还真不知道着急,虽然他说的也没错,的确存在着风险。

“那我……先回去想想办法。”

得到满意的答复,爆豪也不多留他,直接推他出门送他一个闭门羹。

上鸣这时才反应过来,在他昏迷地时候,感情是一直躺的是爆豪的床啊!

不过以爆豪那种人居然会让别人躺他的床,这倒是意想不到的。他也清楚,要不然是他占了爆豪的床,以他的生物钟这会早就睡了,没早早地把他扔出来就算好的了。

不过他为什么不直接把他待会绿谷的房间呢?

上鸣百思不得其解,干脆回了房继续想对策去了。








刚走到电梯那里,他转眼一想,爆豪其实说的也很有道理,倒不如现在就去找轰焦冻把事情解决了,就不用受这么多苦了。而且轰看着挺和善的,万一有什么东窗事发也不至于被打的很惨。

说走就走,上鸣来到轰的房门前,敲门。

——没有反应。

“?”

上鸣脑袋冒出一个大问号。

他敲了好久的门,也毫无回应。

就算睡着了也应该听得到的吧?难道说出了什么事?!

经过这几天各种奇怪的经历,轰出事这种可能性并不是不大。

上鸣急了,开始往死里拍门。

“轰!你在不在啊!在的话吱个声啊!……我要撞门进去了哦?”

见还是没人回应,他看了看四周,没人,然后后退两步就往门撞去。

这时,睡眼朦胧的轰焦冻打开门走了出来:“绿……啊!”

上鸣过于着急,用的力道大了点,因此刚开门的轰焦冻毫无防备地被他撞进了房里,还摔在地上滚了几番。

还好,地板是榻榻米,即使摔倒也不至于很痛。

痛的是……轰捂着被[绿谷]一头撞上的腹部:“射门式之后就是铁头功吗绿谷……”

此时罪魁祸首正趴在地上捂着头不住颤抖。

轰焦冻的腹肌太结实了,撞得他整个人头晕目眩的。
“啊!我没有撞傻吧?!”

要是把绿谷的脑袋装傻那还得了?!

上鸣慌张地做起了数学题:“1+1等于2,2+2等于4!很好,智商还在!”

轰焦冻看着他倒地之后就开始喃喃自语,就疑惑地喊了一声:“绿谷?”

上鸣一僵,他光顾着看绿谷的脑子有没有问题,都把轰给忘了个精光了。

“轰……我找你有点事。”

“什么事?”

轰焦冻本来困意十足,听了[绿谷]对他的称呼,便看了他一眼。

见轰专注地看着他,上鸣左瞄右瞄,最终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请让我打你一拳吧!”

本来轰认真地听着,想看他说什么,结果他张嘴就来了这么一句。

“嗯……如果是绿谷你的话,可以哟。”

上鸣眼睛都瞪大了:“什么?真的可以?!”

“我相信你一定有这么做的理由。”

他说完,便闭上了眼睛,示意[绿谷]打过来。

是真爱了吧!这绝对是真爱了吧?!谁跟他说不是他就跟谁急!这都肯让[绿谷]打他,真是感动得他眼泪快流出来了。

不过感动归感动,为了自己能恢复正常,打还是要打的。

他仔细端详着轰的脸,挥舞拳头比划了一下,考虑从哪里下手比较好。

不过说真的,轰真不愧是班里数一数二池面,脸帅的没话说,脸上的大块烫伤也遮不住他的帅气。

让他往这么一张脸上打一拳,他实在下不了手啊……

目光下移,然后——用力出拳!

轰焦冻闭着眼睛静静等待着,本来他自己做好脸上挨揍的准备了,但腹部突如其来的剧痛和冲击让他成功倒地。

——不是揍脸吗,怎么还是腹部倒霉,不按套路出牌啊!

看着轰焦冻瘫倒在地上脸色不好地捂着肚子,上鸣有些慌张,他刚刚好像太紧张,把绿谷的[个性]用出来了一点了。虽然手没有疼痛感,估计没有用出太大力度,但是打上去是个人都痛的吧。

正当他想扶轰起来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响起“叮——”的一声。

[成功找到真爱目标。]

他就说嘛!轰一定就是绿谷的真爱!

然而上鸣已经把之前怀疑爆豪的种种抛在脑后了。

上鸣一脸眉开眼笑的样子被轰看在了眼里,他有些发愣:“绿谷……我是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吗?”

“诶?”上鸣才回过神来,连忙把轰拉了起来,伸手就在他的腹部揉了两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太用力了。”

没想到轰焦冻反应特别大,立马后退了两步。

“啊咧?怎么了?”

轰撇过头:“没事。”

上鸣一脸不解地挠挠头,瞧见轰的耳朵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红了起来。

评论(3)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