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炒青瓜

主all出 雷爆右轰右 圈子是小英雄 灵能 齐灾等

[轰出/爆上]我变成绿谷了该怎么办 .07


这是一个关于上鸣电气变成绿谷完成奇怪任务的故事。

*沙雕向

*cp为轰出和爆上!雷的慎点!

*上鸣视角为主

*前文链接看评论区

如果都没有问题那就开始吧↓

————————————————————

“所以呢?你有头绪了?没头绪还这么高兴?”

看着一大早兴冲冲来找他的上鸣,被打扰了睡眠的爆豪脸色不好地刺了他一句。

上鸣被泼了一盆冷水,瞬间蔫了,不过这让他想起了一个目标。

“——丽日,你觉得丽日怎么样?”

“脸大。”

“我不是指她的相貌!”上鸣扶额:“你觉得她跟绿谷凑一对怎么样?”

爆豪露出了有点不可置信的表情:“他们两个?!”

“你难道没看出来丽日对绿谷有意思啊?明明这么明显。”

说实话爆豪是真的没在意丽日是不是喜欢绿谷,他只知道丽日饭田绿谷三个整天扎堆,只不过现在多了个轰焦冻。

“你又不知道废久喜欢谁。而且就他那种人居然还有人看上他?”

……这话你有资格说吗!

上鸣看着爆豪的脸,一时语塞。

爆豪并不是不帅气,在他们班可以说是前几位的池面了。而且本人[个性]又强,基本没什么缺陷,怎么也至少应该有一些女孩子喜欢他才对。可惜经历了淤泥怪事件、体育祭以及被敌联盟抓走那些事,他彻底出名了,大家都非常地清楚他那烂到臭水沟里的破脾气。就算有不知道的,看到他那张充满不爽的脸也没胆子上前跟他说话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爆豪又开始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你那是什么烂眼神,再这么看我我就宰了你。”

他这么说,就更凸显了他的暴脾气,想到以后爆豪可能会因为这个找不到女朋友,上鸣就更同情他了。

“干!你还看!”

“嘭!”

爆豪向来说一不二,说炸你,就炸你!

最终的结果是[绿谷]又伤痕累累地去上学了。





“早啊,出久君。”

丽日刚来到教室,就看到[绿谷]没精打采地坐在座位上耷拉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在她打了招呼正想问他发生什么事的时候,结果[绿谷]一看见她,眼里迸发出闪耀的光芒。

“……”丽日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今天的[绿谷]特别的异样。

本来她以为[绿谷]有话要对她说,结果对方刚张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暗淡下来,又把头低下去。

“出久君,发生什么事了吗?”

能有什么事!难道要跟她说[我想看看你是不是绿谷的真爱]这样子吗?!怕不是疯了!而且这样绿谷回来之后怎么收场啊!

上鸣眼睛到处乱瞟,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道:“没什么,我可能肚子痛。”

可能肚子疼是什么鬼。

丽日有些无语,见[绿谷]并无说话的兴趣便说让他不舒服就去医务室看看,接着就回了座位。

看着丽日离开,上鸣赶紧趴在桌子上拼命默念。

“系统!!!到底有什么方法可以辨别那个人是不是真爱啊!我这样一直下灯黑也不是办法啊!”

[是灯下黑。]

“管它什么黑!快想想办法!”

“办法是有的——那就是揍对方一拳。”

上鸣愣住:“诶……揍……揍?!”

[对,狠狠地揍上一拳,如果是真爱的话我就能辨别出来提示你了。]

什么玩意!难道说他要每个人都揍一下看看吗!那他岂不是要被人打死!

[给你一个提示。]系统突然说出能让他成功傻掉的话:[绿谷的真爱,不是异性。]






相泽刚站到讲台上,还没开口呢,就看到[绿谷]猛的站起来,一手拍在了桌子上:“我靠!同性……”

上鸣还没喊完了,就感受到了周围寂静奇怪的气氛,连忙住了口,抬头一看相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教室,便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还不坐下?”相泽虽然觉得[绿谷]行为怪异得很,但最终也没说什么,毕竟平时绿谷规规矩矩,是个不犯事的三好学生,一时半会的也没有什么要训他的。

上鸣尴尬地坐了回去。刚刚他这么大的动静爆豪也完全没有回头看一下,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他本来就不是个对别人很在意的人,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然而刚下课,爆豪就转过头来:“你他妈刚刚嚷嚷什么呢。”

……还是很八卦的嘛。

但是上鸣也不好意思说出来,断断续续地道:“就是绿谷的真爱……不是、异性。”

“噗呲。”

爆豪瞬间就笑了出来。

你对你幼驯染的意见是多大啊!毫不掩饰地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废久真不愧是废久。”

虽然上鸣没懂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也能感觉出来不是在表扬绿谷。

转眼一想,绿谷跟爆豪怎么说相处了这么多年,住得又近,还一直是同班,居然关系还是那么差,是有什么隐情吗?

难道说……

上鸣慢慢看向了爆豪,不敢再想下去。

“干!你脑子是不是有病!”

看着上鸣那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爆豪瞬间就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反正就是觉得他跟废久有一腿吧?!疯了吧?!他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都不会喜欢废久!

“我也就想想!!!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老子能不激动吗!你把老子当什么了?!”

要不是切岛过来拦住,爆豪差点就想一脚踹在桌子上揪着上鸣的衣领吼了。

“不要生气,发生什么事了啊?”切岛一头雾水。

“他妈的他说老子喜欢……”

看着爆豪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切岛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喜欢谁?”

爆豪没说话,转身就坐回座位上,论切岛怎么喊也不理人。

本来看着爆豪快说出来,上鸣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结果他又停住没说出来,看来是发觉说出来会让人觉得很不对劲。

如此大起大落的,实在让上鸣的心脏受不了。他趴在桌子上,很快就睡了过去。

评论(6)

热度(57)